槟榔 2019-10-27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 作者:八云

  一楔子

  【今天要吃什么?】远远传来老公的声音。

  【去巷口买面回来吃吧!】心中一边敷衍的回应,一边却烦死了,搬了一天家,已经够混乱了,老公却还只想到要吃饭。

  好不容易把刚拆箱的衣服胡乱的塞进衣橱,看了一下手上廉价的腕錶,心中吓了一跳,不知不觉已经8点了,难怪老公喊着要吃饭。

  【老公没吃饭不要紧,让儿子和女儿饿着了就不好了。】我看着一团混乱的房间,心中一边想一边赶紧找皮包,一阵手忙脚乱,好不容易从梳妆台上找到皮包。

  【糟糕!只剩5000元,银行又没钱了,这下该怎么办?】看着只剩5000元的皮包,又一阵心痛起来,这阵子的恐怖经验又浮上心头。

  要不是那一场车祸,也就不要搬家了,好不容易存钱买的房子,却因为赔偿金而卖掉,枉费自己每天叮咛开计程车的老公,开车要小心,想不到厄运还是降临了,还一次撞死两个人,这下不但积蓄赔光,连房子都拿去押,才让老公不用坐牢,要不是阿海帮忙,连租房子的押金都付不出来。

  阿海是老公的好朋友,同样都在开计程车,出事那天还是两人一同去保养车子,那家保养场真是害人害到底了,老公的车还是煞车失灵,如果出事的是阿海,也不会像自己家这么惨了,起码阿海家当还满丰厚的,父母留下的遗产够多,虽然自己有点讨厌他,贼头贼脑的,一副小人嘴脸,但这次还多亏他帮忙,不然真的得流落街头了,只能说命运弄人了。

  阿华是个好老公,从16岁就和他在一起了,虽然不到一年就怀了小莹,让自己高中都没办法读毕业就先嫁给他,但是20年的日子,阿华倒是没有让自己吃到什么苦,虽然夫家很穷,公公婆婆又走的早,根本没留什么钱给老公,但是阿华从退伍后就很认真打拼,这么多年来倒也自给自足,没有让这个家少到什么东西。

  想到这几年的不顺,心中又升起无限的无奈,一股酸楚涌上心头,在工厂上班的阿华,好不容易要昇副厂长时,碰到经济不景气,工厂的老板又恶性倒闭,后面几个月的薪水都没领到,更别提遣散费了,虽然阿华年纪不算大,才38岁,还可以有机会重新再来,但是阿华的工厂资历在台湾根本找不到工作,同样的工厂都移去大陆。

  其他的工作不是要会电脑,就是英文要好,要不就是薪水超低,再加上20年来阿华的腰围和啤酒肚一直急速膨胀,需要体力的工作根本难以负荷,在高不成低不就的情况下,只好开起计程车。

  【一切都是命吧!】突然的回神,拉回自己越飞越远的思绪,赶紧从皮包抽了一张1000元出来,走出卧室。

  【嫂子!家里有没有缺些什么东西?】

  刚走出厨房,便听到和老公一起坐在客厅喝酒的阿海,冒出这句话来。

  【没有缺什么啦!这次还真是谢谢你了,房子借我们住,以后我们一定会付租金的。】

  我一边把阿海带来的小菜放到桌上,口中一边应酬性的回话。

  【还谈什么租金,自己人不用那么客气,应该的吗,你也知道,我一向把阿华当大哥看,自己兄弟,不要想那么多。】阿海谄媚的笑着。

  才认识没几天就和老公称兄道弟的,两人是因为开计程车靠行才认识的,后来几次见面,自己从认识的第一眼起,就不喜欢这个人,一付吊儿啷铛的样子,尤其是那一对色咪咪的眼神,让人打从骨子里厌烦,自己从不只一次要老公不要和这个人交往,但也许老公开车太无聊,而且个性又太忠厚老实,一点也没把我的话放在心上。

  【嫂子!一起坐吗!】满嘴槟榔汁的阿海,裂着满嘴黑牙的大口,肉麻的嗓音让人都不自在。

  【不了!我还要收东西。】打死也不想要和这样的人一起喝酒聊天,我想也不想就脱口而出。

  【坐下来一起想想看有没有什么路子可以走,不然华哥老是没工作也不是办法。】阿海一副好心帮忙的口气,让人很难推辞,但是自己只穿着短裤和背心,是我平常在家里一贯的轻便穿着,不大适合见客,加上刚才帮阿海开门时,那一直盯着自己身体的贼眼,让人浑身的不自在,所以我根本不想和这个人一起坐着聊天。

  【又能怎么办?工作难找啊。】听到老公无力的语调,我有点心疼,一连串的事件让老公显的十分落寞,所以我没有立刻离开。

  【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】尽管心中想的是,我老公失业关你阿海什么事,为什么要跟你讨论,但是一看到老公失意的样子,虽然很不愿意,还是坐了下来,希望能安慰一下老公。

  【小莹不是要毕业了,可以去找工作上班啊!】阿海一旁穷热心的出主意,但我总觉的阿海的眼神一直在自己身上飘来飘去,虽然不是很明显,但我很肯定阿海一直偷偷的打量着自己。

  【一个小女生,又是刚毕业,就算找到工作,薪水也不会太高,现在负担这么重,帮助还是有限。】老公还是很没劲的回答。

  【有总比没有好。】听到老公的话,转移了我对阿海的眼神的侵扰引起的不快,虽然心中有点抱怨阿海多管闲事,但还是被这话题勾起心中的无奈,我不觉得说出自己的担心,现在不光是生活费,每个月还得付赔偿金,还有儿子小文的学费,最重要的是一点都没有收入来源。

  【我又不能再继续开车,唉!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】老公又在一旁唉声叹气,一点斗志也没有了,不但驾照被永久吊销,连贷款还没缴清的车子也报销了,修车费就十几万,修好还卖不掉,还是拜託计程车行老板勉为其难的收车,光这样就赔了不少钱。

  【说的也是,不然想想小生意来做吧!】因为老公出事,阿海一直有帮忙处理,所以也非常清楚状况,一旁很热心的出主意。

  【哪来的本钱啊?】老公没好气的说,原本就没什么有钱的亲戚朋友,老公以前工厂的老同事,一样都是失业一族,苦哈哈的,开计程车这阵子,除了阿海又没交到什么朋友,没有固定工作和房子,又没办法跟银行借钱,真的是一筹莫展。

  【小生意又不用花什么钱,而且我有钱啊。】阿海一副仗义疏财的样子,很有义气的跳出来。

  【怎么可以这样呢,已经欠你不少钱了。】老公这阵子都向阿海救急,已经欠几十万了,阿海还这样子帮忙,说实在还真的满讲义气的。

  【兄弟还谈钱做什么?这是应该的啊,有钱再还我就好了。】阿海的态度表现的十分慷慨大方。

  【不行啦,你已经对我们够好了,不能再拖累你了,而且也不知道要做什么小生意。】

  我也不愿意一直接受阿海资助,虽然日子很难过,但还是想婉拒掉,不然这个人情还不知道该怎么还,除了这个理由之外,对阿海的热心,心中老是觉得有点不妥。

  【唉!你们真是的,还这样客气,讲什么拖累,阿华的事就是我的事,做什么生意可以一起想啊!不然这样吧,我来当老板,你们来做,这样总可以了吧?】

  阿海热心的鼓吹,老公好像满感动的,好像受到很大的鼓励,总算稍微挺直了身体。

  【这样好吗?】这个提议我倒是不置可否,但总算是用工作赚钱,比起借钱的感觉好多了,欠的人情也没那么重了。

  【可是要做什么呢?】想到这问题,老公又瘫在籐椅上,好不容易燃起的斗志,又消失无踪了。

  【对啊!要找一样不容易赔钱的小生意。】看到一点自信都没有的老公,我赶紧补充几句,这么说其实只是想鼓励一下老公的信心。

  【这倒也是,要想个稳赚的来做。】阿海马上跟进我的话语,然后顺手拿起桌上的茶杯一口喝乾。

  【阿娟的手艺不错,可以做吃的。】老公也跟着喝口茶,试探性的提意见,我见跟着便顺手拿起茶壶,帮老公添满茶,也帮阿海倒满。

  【下厨房是还可以啦!不过卖吃的煮法又不一样。】我客气的说,一边帮阿海添加茶水,不过我瞄到阿海的目光好像在看着自己的胸口,直觉想到,自己身上穿的这件V字领宽松背心,很容易曝光,而且倒茶时的身体正好向前倾,领口正好对着阿海,我赶紧坐直身子,假装没事一样,用手整理一下领口,免的又不小心曝光。

  平常在家里我都穿的不多,一件背心和短裤,虽然小孩子都长大了,但是我的身材还是保持的很好,这点我是非常有自信的,24腰加上原本34的胸围,因为生过小孩又增大到36,浑圆的大腿和修长的小腿,所以我非常喜欢穿短裤或短裙,可以充分表现自己的身材。

  【做哪一种吃的?现在路边摊太多,好地点不好找,而且风吹日晒,太辛苦了,找店面吗?好地点租金又贵,利润都被房东赚走了,不是很好做。】阿海把话题讲开。

  【说的也是。】老公对任何事都变的小心翼翼,非常认同阿海的说法,【卖衣服倒是不错,利润还可以。】阿海又提出新的意见。

  【不行啦!那要口才很好才行,我们做不来。】我觉得这主意不行,叫老公卖东西,那比登天还难,肯定卖的很烂。

  【不会啊,嫂子的口才不错,生意一定可以很好。】阿海恭维的语气,听起来不是很真诚。

  【不行啦!我从来没卖过东西,我不敢。】虽然这么说,但是心中想的是老公和你做生意,关我什么事,所以随口敷衍几句,不想把自己也扯进去。

  【不会啦!嫂子这么漂亮,卖东西生意一定很好。】阿海还真不识相,又把话题扯到这里来。

  【关我什么事?一个女人家能做什么。】虽然是称赞,但我实在不想和阿海扯太多,所以我用冷冷的语气推託。

  尽管是从讨厌的阿海口中的称赞,但好听的话总是让人高兴,我常常被人称赞漂亮,长长的瓜子脸和一头乌黑的长发,还有就是像牛乳一样白皙的皮肤,这样的年纪皮肤还是光滑柔嫩,和女儿小莹走在一起,常常被人认为是一对姊妹。

  【才不是呢!小生意要夫妻俩一起做才会赚钱。】阿海的话让我吓一跳,难不成这事情把我也算一份。

  【可是!我什么都不会。】我心想要赶紧撇清,不是因为不想和老公一起做小生意,而是老板如果是阿海的话,我很不愿意。

  【没有错,是要夫妻可以一起打拼才做的好,不过最重要的是要选对生意。】

  老公的语气听起来好像也是这么认为,而且话语非常肯定。

  我本想出言反对,但是心想18年来,都是老公一个人辛苦撑起这个家,自己从来没有工作过,如果有个机会能和老公一同打拼也不错,想到这里,我才开始认真面对这个问题。

  【有了!有样生意,本小利多,而且稳赚的,又不用你们推销,等客人上门就行了,做的好,一个月可以赚个十几万。】阿海跳起来,很兴奋的样子,好像已经赚进大把钞票。

  【什么生意?】我和老公异口同声的问。

  【卖槟榔。】阿海一副志得意满,胸有成足的说出来。

  【卖槟榔?】我和老公非常讶异的问,一时有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  【对!槟榔这东西利润很高,又没什么技术性,只要有适合的店面,去切一些货回来就可以做生意了。】阿海兴高采烈的说。

  【卖槟榔好像不是很好吧。】老公有点犹豫,也讲出我心中的看法。

  【怎么样不好?也是正当生意啊!就像卖菸酒一样,你们不吃槟榔,不知道槟榔的销路,台湾人一年可是吃掉几百亿。】阿海有点愤愤不平的说。

  【可是!吃槟榔很不好啊!】因为阿海槟榔不离嘴,常常血盆大口的,这点也是我很讨厌阿海的原因之一,浑身都是槟榔味,但我对卖槟榔实在没有好感,所以我还是有话直说。

  【抽烟也很不好啊,那所有便利商店不是都不能卖烟?最重要是能赚钱。】

  阿海有点不好意思的强辩,因为他自己每天都是满嘴槟榔。

  【利润怎么样?】老公似乎不是很介意槟榔到底好不好,反而比较关心利润。

  【利润可好了,你看,我买一盒100元,才十颗,平均一颗10元,成本才2、3元,你看多好赚,我问过槟榔摊,一天都可以赚个1、2万元。】谈到这个阿海又重振其鼓。

  【真的那么好赚?】老公有点怀疑,不过听到这样的利润好像有点心动。

  【真的!而且只要一个店面,又不用技术,这样才适合你们做啊。】阿海又强力的鼓吹。

  【听起来好像很简单!】老公似乎已经被打动。

  【这样子,我在高速公路那边有间房子,自己的房子就比较不用担心赔钱,而且那个地点卖槟榔最好了,你和大嫂一起顾,一个月赚个十几万也不错。】阿海很顺理成章的讲出计画。

  【可是我们都不懂耶。】听到阿海讲说一个月能赚十几万,这倒是满诱人的,虽然对槟榔印象很差,但是我真正会被说服的是,阿海提到不用技术这点,这样就不用担心老公做不来,而且听到可以赚那么多钱,就算只有赚到一半好了,这对非常缺钱的家里,帮助很大,我还是心动了。

  【没问题!一切包在我身上,阿海很自信的回答。】

  二、开店

  【不错吧!这下肯定会发!就不信生意会不好。】阿海很自傲的说,从决定要开槟榔摊,阿海就和老公忙的不可开交,不过才短短不到半个月,店面就弄好了。

  【嗯!你看,还满像样的吧。】站在着阿海旁边的老公,也很得意的说,今天整个店面都弄好,老公特地带我来看店面,因为女儿小莹还没找到工作,出门时刚好在家,所以也顺便带她一起来看店面。

  这间店大概20坪大小,是阿海的祖产,刚好座落在高速公路出口附近,应该是槟榔摊的好位置,整间屋子用隔间隔成前后两部分,摊位部分大概四坪大小,面向马路这面墙打掉,做成一整面的玻璃橱窗,外面用霓虹灯管围起来,玻璃后方一排高脚长桌,几张高脚椅,一台大型三门冰柜靠着背墙,配上一些圣诞灯,有点俗气,一旁还有整面的木架子,架上有一套音响和电话。

  【这样的装潢,加上大嫂和小莹这对姊妹花,生意一定好。】阿海又在油嘴滑舌,把小莹也算一份。

  【我也可以做吗?】一直找不到工作的小莹,倒是很兴奋,毕竟有工作可以做,高职毕业的小莹,一直很积极的找工作,不过做妈妈的很清楚,一半是因为家里有困难,另一半是要想赚钱买一些有的没的,像大哥大、机车……,这年龄的女孩,朋友有什么,自己也想要有。

  【可以啊!当然可以!】阿海大方的回答。

  【可以吗?会不会很麻烦?】小莹也能来帮忙,我当然很高兴,但是也担心会不会造成麻烦。

  【当然可以!小莹做早班,嫂子做晚班,华哥负责补货,这样不就结了。】

  阿海马上做出结论。

  【就这样,你们一起顾店。】老公一旁有点命令式的说,小莹伸伸舌头,一屁股便坐上高脚椅。

  【哇!这样子不小心还会曝光。】小莹坐到高脚椅上,双脚交叉,当着大家便脱口而出,小莹不管是外型或是个性,简直是我的翻版,活泼外向,很多事都大而化之。

  【对啊!为什么这高脚桌下要用玻璃?这样子,女孩子很不方便。】我有点尴尬的说,一边瞪小莹一眼,怪她口没遮拦。

  【大家都是这样啊!不然我带你去别间看。】阿海一副理所当然的口气。

  【小心一点就好了。】老公有点不耐烦,听的出来,不是很想谈这个话题。

  【后面可以当休息室,还不错哦。】阿海见到老公的反应,有点没趣,接着就打开冰柜旁的隔门,热心的招呼我们进去,我发现隔间做的还不错,居然是用水泥隔间,不是木板隔间。

  【这边是专门泡茶用的。】老公非常赞赏的说,泡茶是老公唯一的嗜好。

  【哇!还真舒服耶。】小莹也很愉快的说,小孩子心性,开始东看看西看看。

  一进去是一个完全开放的空间,一组全新黑色沙发和玻璃茶几在门旁,墙角还有一个电视柜和电视,电视柜里还有一台像是录放影机的机器,紧接着沙发后面架高成一个大概有五坪大的开放式和室,和室墙壁还有衣柜,沿着和室边缘便是厕所。

  【干嘛还要做个和室?】我有点奇怪的问。

  【方便吗!如果累了,还可以休息一下。】阿海漫不经心的回答我这个问题。

  【哇!厕所真大。】小莹在厕所传来的声音,引起我的好奇心,也跟着去看看。

  厕所居然有5坪大,除了马桶外,还有一个用玻璃围着的淋浴间,一个梳妆台式的洗脸台,配上几乎佔满半个墙面的镜面,比较特别的是另一面墙是一整排的厨柜。

  【嗯!这样倒是满节省空间的。】我看了以后,有点恍然大悟,其实是把厨房、厕所和卫浴放在一起,难怪这么大,厨柜上没有什么烹调工具,倒是有一台开饮机和一台微波炉,阿海还想的满周到。

  【这样子明天就可以开始营业了。】阿海得意洋洋的坐在沙发上,一副老板的架式。

  【那我等一下就去批一些货回来。】老公有点积极的说,似乎想在阿海面前表现一下,老公已经有阿海是老板,而自己是员工的心态。

  【好啊!不过我们现在要计划一下,虽然是卖槟榔,不过公司也要有一些规定。】阿海又开始出主意了,听到这里,跟工作有关,我和小莹也跟着坐下。

  【当然先谈薪水了,嫂子和小莹每人基本底薪20000元,每卖100元槟榔,可以抽10元,华哥则负责补货和做帐,基本薪30000元,每个月卖的营业额还可以抽5%,这样你们觉得好不好?】阿海很大方的说。

  【自己人,你说怎样就怎样。】老公很乾脆的答应,这样的薪水,虽然不高,但是三人加起来底薪就有7万元,这样的数字对我现在而言,简直是天文数字,更别提奖金了。

  【上班时间从早上11:00开始营业,小莹从11:00到晚上8:00,嫂子辛苦一点,从晚上6:00到凌晨2:00,而华哥早上要去批货,晚上要结帐,所以华哥从早上6:00到晚上8:00,这样子就很顺畅了。】阿海的确有点头脑,一下子就把事情安排的妥妥当当。

  【要到凌晨2:00啊?】我有点担心,那我要怎么回家,毕竟一个女人家工作到三更半夜也是很危险。

  【没办法,晚上的生意会很好,不过嫂子不用担心,华哥和我会来收帐,到时再接你回去就好了。】阿海很聪明,看的出我的忧虑,故意这么说。

  【那!这样应该没问题。】阿海这样一说,我就稍微有点放心,反正儿子小文也14岁了,一个人也会照料自己,应该没问题。

  【还有!最后一点,还请嫂子担待一下,那就是衣服上要规定一下。】阿海一本正经的说。

  【担待什么,工作就是工作,没关系!你直说。】老公一旁帮我直接回答,我只觉得好像不是什么好事。

  【就是服装上要规定一下,虽然没有制服,不过一定要穿裙子,最好是要稍微清凉一点,像嫂子今天这样穿就不行。】阿海一副公事公办的神情。

  我今天穿的是黑色长裤和一件荷叶边的衬衫,听到阿海这么说,我有点不高兴,所以我没有立即接话,我看了老公一眼,暗示老公讲讲话。

  【我一定没问题。】平常就已经是辣妹装扮的小莹反而马上一口答应。

  小莹和她的一群姊妹淘,都是身材很好而且很敢穿,不是小可爱就是露肩露背的,像今天,小莹就穿一件黄色迷你短摺裙,和一件黄色紧身及腰背心,露出肚脐和小蛮腰,这还是和我一起出门,比较保守的打扮。

  【唉!这也是没办法,大部分吃槟榔的都是粗人,华哥!你也知道,这样子比较好做生意,而且槟榔卖的好,你们钱也赚的比较多啊!】阿海一边说,似乎一边在观察老公是不是有不高兴。

  【能不能做起来最重要,先做再说。】老公面无表情`,他应该是不会生气,而是怕我生气才这样子说。

  【那就这么决定了!】阿海没有等我点头就下了结论。

  虽然我对於阿海要求穿清凉一点这件事稍有反感,但是自己平常穿衣服就不是很保守,还常常和女儿交换衣服,不过对小莹那些太暴露的衣服,我还是敬谢不敏,只是对这要求由阿海口中提出来这点很不高兴,我的直觉告诉自己,阿海一定不怀好意,但是没有很明显的证据,也不能跟老公说,反而会让老公骂,不过看在赚钱的份上,我也只好先忍下来。

  三、上班

  我一边把槟榔切开,一边加上石灰,这已是每天例行性的工作,刚开始上班的时候,感觉很不习惯,毕竟十几年来从来没有工作过,一开始从客人手上收钱都会觉得害怕,到现在每天都可以自然的招呼客人,这也给我自己一个很大的挑战。

  我一直是个观念保守的家庭主妇,平常跟人接触的机会也不多,顶多和几个老朋友或街坊邻居聊聊天,剩下的时间就只有老公和小孩,对於做生意,虽然觉得自己应该做的来,但是让自己心态上的改变,才是最困难的。

  我是个很主观的人,对於看不顺眼的人通常也不会去理会,但是现在不但要面对一些恶形恶状的人,有些人还满嘴粗俗的话,刚开始为了这种事情,自己还会一个人生闷气。

  但是后来我发现绝大部分来买槟榔的人,都是耍耍嘴皮子,只是有些人比较粗鲁,有些人比较有文化,就这样而已,自己实在不需要为了这样子而生气。

  慢慢的,我发现还是有一些客户,每天都会来买槟榔,虽然不多,但是既然是老客户,不免多聊几句,几次下来,我发现其实招呼客人并没有那么可怕。而且有好几次,都是因为有和客人聊聊天,客人还会多买一些饮料或是菸酒,这给了我一些信心。

  刚开始我还不敢穿的太清凉,但是每天上班和以往家庭主妇是完全不同的情况,我感觉自己不像以往那么封闭,不管是接触的人或是每天处理的事务,而且身上的衣着往往也会影响自己上班的心情。

  我发现,穿的稍微有点清凉,可以完全展露自己的魅力,反而能带给自己更大的自信,和顾客招呼或是应对,都能自在又从容,因此我最近买衣服,越买越短,越买布料越少,一来,过去很少有机会可以穿这些衣服,二来我自己也非常爱漂亮,可以每天打扮的漂漂亮亮,我自己也很高兴。

  【忙不忙?】阿海走进店里,顺手拿起一颗刚包好的槟榔,塞进嘴里。

  【还可以。】我坐在高脚椅上,一边包槟榔,一边说。

  开店三个月来,生意还可以,平均每天都能做到5、6千元,勉强及格,刚开始还会担心赔钱,现在倒是比较安心。

  【华哥来了吗?】阿海准备开门到后面休息室。

  【阿华还没到!他回去看小文。】我放下手上的槟榔刮刀,直接旋转过身子,直接面对阿海。

  【喔!怎么不CALL我,我可以直接去载他过来。】阿海直接了当的说。

  【没关系!阿华说不要太麻烦你,他骑摩托车过来就好。】我和颜悦色的对阿海说。

  这几个月来,阿海一样照开计程车,不过每天都还是会到店里,每次都只待个一个多小时就离开,有时候老公不在,我就会和他聊聊天,比较不像以前那么讨厌他。

  【有客人!】阿海比比外面,我知道有客人要买槟榔,便起身走出去招呼,是一辆小货车,货车司机要一包包叶子的槟榔,我转身看到阿海正看着我,我对阿海笑一笑,走过去拿包槟榔和塑胶杯便赶快拿去给客人。

  【谢谢!还要再来买喔。】我收过司机手上100元,微笑着说。

  走回店里时,我注意到阿海赶快转过脸,假装没在看我,其实刚刚走出来时,我知道阿海一定在背后目不转睛的看我,我今天穿的是一套黑色贴身的迷你裙套装,贴身背心和紧身迷你裙把我的身材曲线充分的展露。做生意这几个月来,我反而不讨厌阿海色咪咪的眼神,因为一些比阿海还惹人厌的人来买槟榔,相形之下,阿海还好多了。

  【最近这几天比较差。】我重新坐回高脚椅上,一边将腿交叉,一边将后缩的裙脚拉齐,穿这件只到大腿的短裙要坐上这么高的椅子是比较麻烦的。

  【哦!为什么会这样?】阿海背靠着墙,双手环胸,两脚交叉,正好名正言顺的看着我。

  【来往的车辆很多,但都没有停下来买。】我皱着眉头说,一方面我也很大方的让阿海欣赏,我发现,来买槟榔的客人,也都是这样紧盯着我看,反正让人看又不会少块肉,我已经开始习惯这些色咪咪的眼光。

  【应该不会啊!前面那几家,生意看起来都还不错。】阿海也有点不解。

  【不知道什么原因,生意就是不上门。】我有点忧虑的说。

  【而且我们这家还是最靠近高速公路的,应该生意最好才对。】阿海皱着眉头苦思。

  【前面那几家好像都请一些年轻小姐在顾摊位,生意比较好。】我随口说说。

  【不会啊!我们也有嫂子在啊,嫂子比起那些辣妹还要有味道。】阿海一旁恭维的说。

  【哪能跟年轻人比。】要是以前阿海这么说,我一定给他白眼,但是现在常常面对一些粗俗的人,讲话更难听,阿海讲话,还比那些人更像人话,况且毕竟是恭维的话,听起来还是满受用的。

  【会不会是嫂子穿太多了?】阿海一副调戏的口吻。

  【你少来!穿这样还少?不然你还要怎么样?没钱买衣服啦!】我半开玩笑的回答,这样子和阿海打屁,倒已经是司空见惯,老公在时也是一样,毕竟现在和阿海比较熟悉,不像过去,只是主观讨厌。

  【没钱?来!我出钱,多去买几套!】阿海做势要掏钱包。

  【真的?拿来!】我也假装要伸手拿钱。

  【不过!要买布料少一点的喔。】阿海掏出一把千元大钞,在我面前晃来晃去。

  【少来!那种衣服我不会买,要买自己去买。】我才不是真的要拿阿海的钱,转过身子不理他,继续做我的槟榔。 

  四、改变

  【阿海!这个月的帐,实在不是很漂亮。】老公有点忧虑的对阿海说,我们三人坐在后头沙发,老公和阿海还一边喝酒。

  【没错!这样下去,撑不了多久。】阿海也是面有难色的说,不过阿海说撑不了多久,也是有点过分,毕竟,扣掉薪水,还有水电费,至少还有两三万元利润,撑一阵子是可以,阿海这么说有点故意。

  【看样子!我们得想个办法。】老公听阿海这么说,有点吓一跳,毕竟这几个月下来,生活比以前安定许多,如果阿海店不开,那家计又没着落了。

  【能想什么办法?生意都被抢走了。】我说的是事实,附近几家同行,现在都请辣妹穿上性感内衣,有的还穿上护士服,噱头十足,把生意都抢走了。

  【内衣辣妹这招还真有用,真麻烦。】阿海一副烦恼的样子。

  【价格卖低一点怎么样?】老公提出降价促销的方法。

  【没有用!那样惹到一些兄弟。】阿海摇摇头,旁边几家都是兄弟开的,如果恶性降价,兄弟会过来找麻烦。

  【不然!再穿少一点。】顾不得老公在一旁,我小声的提这点意见,毕竟,我也担心店开不下去。

  【穿少一点有用就好了,小莹也穿很少啊!也没多大帮助。】阿海还是一直很悲观,不过他说的没错,像小莹现在就只穿小可爱和超短迷你裙,已经够辣了,生意还是拼不过那些内衣辣妹,说到这里,一时之间,有点沉默。

  【除非~~唉!算了!来,喝酒,没关系,我们再撑一阵子看看。】阿海打破沉默,不过有点欲言又止,最后还假装洒脱的样子。

  【你是不是想到什么办法,没关系!你说说看。】老公一边喝酒,一边要阿海说出来。

  【对啊!你就说说看吗。】按照我对阿海的认识,我其实大概猜的出阿海想说什么,可是老公一副白癡样,真是太老实了。

  【不行!如果我们是请外面的小姐还可以,但是,现在是大嫂和小莹,怎么说也不可以,算了喝酒喝酒。】阿海言下之意,如果是外人,那也一样穿内衣就行了,这下老公终於听懂了。

  【穿内衣其实和穿少一点,意思是一样的,你不要考虑我们的关系,从公事方面考虑,如果不这么做就没办法生存,那也只好这么做,反正规定下去,如果做不来,另外请人就是。】老公沉默一会儿,说出这番道理。

  【你怎么说?】听到老公这么说,每个人都沉默以对,没想到老公突然冒出这句话,原本我以为老公会回绝掉,但老公这么说,还反问我,我反而伤脑筋,一时之间没有话说。

  【不行!不行!不能让嫂子这么为难。】阿海反过来,反而反对老公的意见,但我感觉的不是阿海并不是真的反对,我其实担心的除了店开不下去之外,另外如果我和小莹都不做了,怕老公也做不下去,因为老公现在做的补货和记帐的工作,实在不算什么,钚量嗟闹慌率敲刻煜掳鄟斫游一厝ィ袝r候还比较懒,叫阿海送我回家,我怕如果我不做了,老公恐怕领不到几天薪水,就得回家吃自己了。

  【我试试看好了!】我低声的说。

  【嫂子!你说什么?】阿海有点不敢相信,我居然答应的这么快。

  【你确定你要做?】老公也有点讶异我的决定,不敢相信的再和我确认一次。

  【我做做看,不行再说。】我鼓起勇气,再说一次,毕竟,穿的清凉和穿内衣是完全不一样的情况,感觉上老公对我的决定有点生气,但我想私下再和老公沟通,让老公能理解我的苦心。

  【可以吗?嫂子,我的意思是你敢这样穿吗?而且,华哥,你会不会生气。】

  阿海似乎还是不放心,一再确认,但他也帮我问了我想知道的问题,我转过去注视着老公,等待他的答案。

  【就当作是工作,你们不用顾虑我,我知道阿娟的意思。】老公深切的看了我一眼,毕竟十几年的夫妻,这一眼已经表达了一切。

  【我是当真的。】我知道老公已经谅解,开始觉得自然多了。

  【可是!是穿内衣耶。】阿海还是一副我不敢的表情,这样反而有点激怒我了。

  【我知道!】我直接了当的回答,然后我和老公互看一眼,便起身走到厕所,随手便带上门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重新整理一下头发,我开始脱下身上的露背洋装打开厕所门的那一刹那,我几乎要打退堂鼓,但想到家庭生计,只好一咬牙,如果只有老公和阿海两个人,这关都过不去,那真的只有辞职回家了。

  我看到阿海张大嘴看着我走过来,老公只有一开始看我一眼,便故意转头拿酒杯,我尽量让自己保持自然,走到原来的位置坐下。

  我穿着红色蕾丝肩带胸罩和红色内裤,因为今天穿的是裤袜,所以我也一起脱掉,坐下后我把双脚交叉,尽量维持镇静,幸运的是,今天穿的内衣衣料还是棉质的,罩杯上绣着花纹,内裤也是,这样就没有太多透光。

  【这样可以吗?】我故意反问阿海,但眼神再次和老公交换,感觉的出,老公很不习惯,也有点吃醋。

  【可以!可以!】阿海明明很兴奋,但却又故意装做没什么。

  【我也想喝一点!】拿起桌上的酒,我倒了一杯,然后大口的喝下去,这时候我需要点酒精帮自己镇静。

  【如果!这样生意再不好!那也没办法了。】老公有点怨气的这样说,但这也是事实。

  接着话题又回到生意上,我知道老公故意把话题引导到生意,让我不要尴尬,而阿海也很配合,不再把视线放在我身上,但我知道,阿海还是有意无意的眼神往我身上飘,我又大口的灌了几杯酒。

  【我去和小莹讲这件事。】在老公和阿海惊愕的表情下,我站起来,一点酒意加上红色内衣,我知道自己浑身有点发热,趁着酒意,我打开门,便走出去。 

  五、採购

  阿海开车带着我和小莹去买衣服,店里则暂时由老公看着,一路上三人都没有说话,我们决定先到百货公司逛一逛。

  老公一直没有跟我好好谈一谈有关穿内衣上班的这个问题,虽然表面上装做若无其事,但是我知道老公感觉到尊严受损,所以一直回避着这个问题,我的心里也不断的挣扎。

  那天一时冲动,只穿内衣就出现在老公和阿海面前,但这和坐在橱窗任人观赏又完全不同,而且我一直在想,自己那天怎么敢做这件事,这和自己一向保守的个性完全不符,可能以往自己的日子过於平淡,现在一下子成为职业妇女,虽然说是没办法上台面的工作,但是每天都忙的不亦乐乎,和以往每天一成不变的日子比,其实我知道自己很喜欢现在的状况。

  还有一点我一直深藏在心中,不敢对任何人说,过去平淡的家庭主妇生活,加上又已经是两个小大人的妈妈,对於美貌一向很自负的自己,不免也因为岁月增长而有点惶恐,虽然现在店里的顾客都不是很入流,但是从他们的眼光和语言,我能够感觉到他们的眼里,我是相当漂亮的女人,这对我其实变成一种鼓励,所以我还满喜欢这种被欣赏的感觉。

  【阿海!你要在哪里等我们?】车子快到百货公司,我直觉的想说,自己和女儿两人去买就可以,那就要跟阿海约个时间碰头。

  【你们会买吗?】阿海的问题很奇怪。

  【女人的衣服怎么不会买?】我觉得奇怪,反问阿海。

  【上班要用的,要特别挑,你们会挑吗?】阿海提出他的意见。

  【应该会吧!】我其实不是很有把握。

  【你们要挑一些款式比较大胆,但是又不会很暴露的,唉,这要怎么形容,我形容不出来,要看到才知道,你们瞭解吗?】阿海想告诉我们要怎么挑,但又讲的很笼统。

  【那!海叔!你跟我们一起去吧。】小莹见阿海说不出个所以然,便要阿海和我们一起去挑。

  【这样好吗?】阿海这么说,分明就是想和我们一起去挑,却又故意装不好意思。

  【那也只好一起去挑,要不然我们挑错怎么办。】虽然心中觉得不妥,但最后我们还是让阿海跟我们一起去挑。

  我和小莹走在前面,阿海跟在后面,和一个大男人一起逛内衣专柜,这还是第一次,而且这个男人还不是自己的老公,想到这里,便觉得很不自在。

  【这件不行,太保守了。】我才拿起一套挂在架上的红色内衣看看,阿海便探头过来说。

  【嗯!】我有点僵硬的感觉,喉头好像有东西卡住一样,低声的回应一下,便把衣服挂回去,转头看别的地方。

  【去那边看看!】阿海指着一区,全部挂着吊袜带的全套内衣,示意我们过去。

  【喜欢什么款式吗?】专柜小姐见我们好像有看中意衣服,马上走过来。

  【这套不错!】阿海指着其中一套黑色比基尼内衣。

  【是哪位小姐要穿?】专柜小姐笑容满面的问。

  【我们都要买。】我不好意思说是我要穿,因此对专柜小姐这么说。

  【都要一样的吗?】专柜小姐听到我和小莹都要买,似乎乐坏了,不过这个专柜小姐也不笨,马上就问重点。

  【要挑不一样的款式。】阿海又在一旁插花,抢着对专柜小姐说。

  【那这件是哪位小姐要穿?】专柜小姐一看这情形,马上明白付钱的是阿海,问这话时,其实是对着阿海在问。

  【你穿比较合适。】阿海对着我说。

  【小姐,你的SIZE是?】专柜小姐进一步对着我问,刚刚阿海和专柜小姐对话,我在一旁只觉得自己面红耳赤,说不出话来,只能用点头来回答。

  【我妈是36D!】小莹一旁帮我说出来,这帮我解了一个大围,平常还没什么,但是要我在阿海面前说出自己的胸部尺寸,我还真难以说出口,不过小莹这一说,倒是给专柜小姐一堆恭维的话题,什么看不出来啊,真年轻啊……等等,不过这样一来也沖淡了一些尴尬,我心里想,专柜小姐一定把阿海当成是我的老公。

  专柜小姐要我到更衣室换衣服,我原本想说不用,但是在专柜小姐一直不断的力促之下,只好到更衣室里更换,这是一套两件式性感胸罩,加上吊袜带和一件长睡衣外套,全部都是蕾丝绣花编成,材质穿在身上非常舒服,我试穿后感觉相当合身。

  换回衣服出来表示合身后,阿海便决定买下来,后来几套都是这样,阿海挑选款式,而我和小莹试穿,只要我们表示合身,阿海便买下来,不知不觉也买了好几套。

  刚开始阿海选中款式,要我们去试穿时,我还会觉得不好意思,但是换了一两套之后,因为衣服换来换去,一时之间就忘记尴尬的感觉,再和专柜小姐讨论一些内衣的问题后,就比较不会再去挂心阿海正站在一旁。

  【百货公司的款式都比较保守,今天先买这几套。】其实我们已经大包小包了,但阿海还是这么说。

  【都是你挑的,你还觉得保守?】我想也不想便脱口而出,话一出口才想到这是有关内衣的话题,马上自己就有点后悔。

  【那要去哪里买比较新潮?】小莹倒是买的很高兴,一点也没有像我一样觉得尴尬。

  【以后再带你们去。】阿海一副神秘兮兮的表情,不肯说去哪里买。

  【我知道,海叔一定是说情趣用品店。】小莹人小鬼大,马上猜出来,现在的年轻人,其实知道的不少,我听了吓一大跳,如果要跟阿海一起去情趣用品店买内衣,那情形不是更尴尬。

  【不过你们的身材都很好,刚刚的试穿都很合身,只要你们的SIZE跟我说,我去买回来就好。】阿海虽然没有直接回答,这么说也就表示刚刚他所指的就是情趣用品店。

  【好啊!我的胸罩是34A,内裤要S号。】小莹毫不思索便回答阿海,其实小莹的臀部还不小,理论上要穿M,但是年轻人就是喜欢穿的又小又窄,所以故意要穿S号。

  【嫂子呢?】阿海接着便问我。

  【36D,其他和小莹一样。】我一边回答,一边心想,阿海还真故意,刚刚明明回答专柜小姐时,他已经有听到,这时还故意问一次。

  【今天回去就可以开始了。】阿海去开车前,留下这句话。

  回店里的路上,我的心狂跳不止,想不到回去便要开始穿内衣顾店面,自己的心里其实还没有真正准备好,我一直很害怕,自己是不是真正做的到。 

  六、新橱窗

  【你的帐都结好了吗?】这是我和小莹换班时要做的第一件事,刚换上一套白色两截式内衣,白色绒毛滚边的胸罩和低腰无缝内裤,腰间围着透明白色薄纱长裙,没有穿丝袜,配上白色绑带高跟凉鞋,我脚步轻盈的走向工作台。

  【结好了,今天生意好好,都快忙不过来。】身穿红色连身束腰马甲,马甲四边连着红色吊带绑住红色花纹网袜,浑身散发青春气息的小莹却一脸疲惫的说。

  【老公,你先送小莹回家。】交接好后,小莹便走到后面,我跟着向里面喊,提醒正坐在里面看电视的老公,便专心顾店了。

  今天生意真的很好,一直忙到快半夜才有机会休息,看着空无一人的马路,很久没有机会像现在这样,忙中取静了,自从打出内衣号召后,店里的营业额就不断上升,一个人顾店还真的有点吃不销。

  看到自己身上穿的这套性感内衣,正是第一天要穿内衣顾店穿的那一套,想到那天自己的糗态,光是挑选要穿哪一套就挑了半天,然后在浴室里换好后,一直不敢走出来,最后虽然鼓起勇气,但还没走到店门,两脚都发软,好不容易坐到工作台前,更是羞的无地自容。

  自己现在能够穿着性感内衣,若无其事的坐在橱窗里,那也是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,才能熬过来,从第一次穿着内衣拿槟榔给客户,连正眼都不敢看客人一眼,收了钱便赶紧冲回店里,到今天还可以靠在客人的车窗上,让客人饱览自己丰腴的胸部,对自己这样的转变,有时候想到,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。

  或许每天穿的这么性感,连带也让自已的心境跟着改变吧,我有注意到自己的变化,思想上不再像以前那么保守,也比较放的开,对自己这样的改变,我一直告诉自己这是好事不是坏事。

  一旁看到阿海的车开过来,想到老公送小莹回家后就没过来,心中有点生气,老公的工作量其实不大,两三天补一次货,就没什么事,自己一直要求老公要在店里陪,但是每次老公都很懒,回家后就懒的再出门,每次都是快收摊前才来,反而是阿海都比老公认真多了。 

精彩推荐 latest movie